赖衍舟

端午(原著背景)

提前的端午节贺礼,交党费啦,当然是无脑甜文……文笔粗糙,请多包涵(ps我是那个在群里一丝存在感都没有的析木



【特别调查处】

“诶!张局长您好您好!哦呦今儿个五月初五哪,我给忙忘了.....同乐同乐……也没什么,就那个事儿....”

一张三寸不烂之舌说遍天下无敌手的赵处长终于挂了电话,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沙发嘎吱一生哀嚎,吓得这么些年了胆子也没见长的郭长城,郭小鹌鹑从电脑后面颤巍巍的探了个头,确保安全又缩了回去。

“蹦,您继续蹦,蹦坏了正好换个真皮的,老娘都给您物色好了,4999包邮,七天无理由退货”祝红一龇牙,说道。

赵处长对此置若罔闻,在沙发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准备补个觉“小郭同学,到了5点钟叫我,我今儿个还得去接你们沈教授下班,他这老师学生过家家玩的可开心了。”

“....哦……好.....”郭小鹌鹑点了点头。继续小学生似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输着文件。
“好个屁,今天端午节,哪有学校上课那,评劳模都没我们这么积极,您可长点心吧赵处...”祝红指桑骂槐的奋起反抗。

赵云澜一听猛的坐起,一拍大腿“我说他怎么突然问我想不想吃粽子......你们继续,端午节没假别想了......我先走了,就说我和林静去现场调查了,不要太想我!”
反抗再一次被轻易镇压。
赵处长雷厉风行,话音未落人已飞出去“调查现场”了,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令人不禁拍案叫绝……
我们的祝红女士自是身先士卒,首当其冲,在郭小鹌鹑的迷茫注视下,一尾巴拍在了沙发上,随手给了它一个吻别。

【别墅】(不记得在哪了……

沈巍将屋子细细擦洗了一遍,新搬的房子他总要这样慢慢的熟悉,慢慢的适应,自那人离开,几千年放逐红尘,他亦陪了几千年辗转流离,因为各种原因有时便需要不断变换住所。于是他就这样,熟悉、适应,直到了如指掌,才觉安全。

做完这些,已近日暮,他打开了搬来的行李箱,箱子不大却还是空荡荡的,有几件衬衫,下面放着一个木盒,纹饰精美却太过老旧,铜扣金边皆有锈迹斑驳。里面放着笔墨纸砚,和一沓薄薄的宣纸。

“端午...呵...世人倒是懂得珍惜”

              良辰当五日,偕老祝千年。
              彩缕同心丽,轻裾映体鲜。
              寂寥斋画省,款曲擘香笺。
              更想传觞处,孙孩遍目前。

写毕,眼前浮现的却是赵云澜的模样,一颦一笑,一喜一悲......

“孙孩遍目前啊......你就别想了,这辈子算是栽咯!”赵云澜不知何时到的,看了一眼那清清秀秀的几排字,懒洋洋的靠在一边的实木柜上,眼中带笑,望着正搁笔的沈巍。

沈巍回望,不知何时,窗外已是夜色,成片的灯红酒绿难分彼此,化作一片的银河。他有些恍惚,眼前的人与那令他念了千年的昆仑神君,交织重叠又缓缓分离,忽觉心中温软,又似化成了一片弱水,耗尽力气也只托起这个一人。

他微微的低了一下头,又抬起头,那不染纤尘的眼望着赵云澜,喃喃道

“其实....我们.....可以试试”话音一落,屋子里顿时静可闻针落。

赵云澜面不改色,憋着喉口血,脑海中的岁月静好都炸成了烟花屑。修炼千年的嘴皮子卡了壳,只能干巴巴的吐了一句“.....我....槽...”

我们的沈教授更是红透了一张脸,三步作两步的迈了长腿走去,一把将赵云澜搂入怀中,将脸埋在他的肩窝里。

“ .....沈鸵鸟您就是把头塞进去了,话也收不回来,就说句话这么害臊还要学人家耍流氓,您不累啊”

二刷继续沉迷红a
【I am the bone of my sword 】
【Steel is my body and fire is my blood 】
【I have created over a thousand blades 】
【Unknown to death 】
【Nor known to life 】
【Have withstood pain to create many weapons 】
【Yet,those hands will hold anything 】
【So as I pray Unlimited Blades Works 】
    永恒的黄昏,层云之中偶现巨轮转动,遍地黄土,而万刃成林
    其身独立于高丘,世人言“其常立于剑丘之巅,独醉于胜利之中”
    战袍鲜红,而其发已尽白,英眉亦是,其眸色一如其手中之剑,如钢铁般坚毅,却未有人能见其中苍凉
    “纵横无数战场而不败”
“其身,必为无限之剑制”
    “其无知己”
“只余无尽虚空”
     其身已为正义,无尽牺牲,亦无尽救赎
     万刃不能阻其行,万死不能止其心
     以身为其箭之骨,斩人无数,化作恶魔之臂,却亦为正义之友
    世人惧之,恶之,万夫所指,泣血,而亡
   “余,一生尽伪善之事,死,已无惧,盖,世无英雄,亦,无正义。”
    然,其一生,虽于死地犹不移半步。自生,向死,从一而终……
    故,其为英灵
   【EMIYA】

明明每次心里呐喊的是
为自由而战
后来却蹉跎着
将自己纳入了牢笼

学业繁重
成绩难见好转
思索着瞠目难见的未来
背后一片冰凉
冷汗
是焦急也是不安

再不敢去看想看的电影
也不敢写想写的文章

身边既无亲近的朋友
更无知己
夜深时
便忍不住执笔写文

我一直是野草般的人
默默无名
却也坚不可摧
若以星星之火毁之
便还你一片火海凌云

我不知道
这样的生活会持续多久
也许会是一生


却没有什么可以绝望的
我还只是二八年华
生命之尹始

相信着
生命不是必然

总有一天
我愿
哼着歌,流浪远方
哪怕前方
天寒地冻,路远马亡

【失眠罢了】

一直都是个产粮困难户呢,大半夜发文哈哈恐怕看到的人也不多。本来是想写一个受伤(大小都算)的系列文,然而中途流产。最后还是写出了钟爱的这对,喜欢他们,只是平平淡淡也是美好。
―――――――――――――正文――――――――――――――
      “嘶”厨房里传来抽气声,自十岁以来便从未失误过的海上厨师山治,居然伤到了手,这使船上的人们都很惊讶。
      “山治他一定是吃肉太少了!喂,山治多做些肉吧!”船长这样喊着,自然是被娜美一拳打倒捂着头走了,嘴里还喊着“肉肉肉”之类,惹得正研究武器的乌索普都从实验室里探出头来“安静点,路飞!”
      “山治君受伤了吗?我马上去拿些药来包扎”蓝鼻子的可爱麋鹿一听说就赶忙走了,却也不免惊讶“为什么呢?”然后他遇见了正在吹着海风的罗宾。
      淡蓝色海面被风吹着波澜起伏,泛着层层白色的波纹,海风湿润而带着浅浅的咸味,一切都是那样得天独厚而平静自然。罗宾也发觉了小鹿,睁开眼,还是那样淡淡的看着它。
      “罗宾?听说了吗,山治君受伤了,我正给他拿药呢。”
      “哦?厨师先生吗,那还真是不可思议”罗宾笑了笑“不过索隆先生昨天似乎是失眠了,呵呵真是有意思。”
      “诶?和索隆有关吗?哦!我要先走了,山治君还在等我呢!再见了罗宾,下午愉快!”
       “嗯。你也是,辛苦了医生。”
       小鹿的脸一下子飞红“哪有哪有”嘿嘿笑着便走了。
     
       不一会儿,人们又都散开做自己的事儿去了。山治呆呆站着,看着血流快要止住的伤口,靠在案台上,轻轻吸了口烟,嘴角却不自觉的勾起。
      
       在新世界中,是无昼夜阴晴之分的,时间空间全然紊乱。这时却又下起了雪,鹅毛般的大雪一落,阳光号便是白雪皑皑。索隆穿的单薄,正在锻炼室里睡觉的他直接被冻醒了,还破天荒的打起了喷嚏。他摩擦了下手掌,便出了门。
      船员们倒是都似没事人一般,活蹦乱跳着要堆雪人,只有娜美的橘子树在寒风中瑟瑟抖着。
     “穿上”不知何时,山治靠在门边上,手里拿着一件大衣。
      “谢了,圈眉”索隆说着便乖乖穿上衣服,也靠在另一个门边上,看着乌索普和乔巴彷着弗兰奇的铁人将军堆雪人 。听着布鲁克欢快的琴声,所有人的笑声。
      “真美啊”索隆好像听见山治这样说,山治也好像听到了索隆这样说,但他们并未说一句话。只是心照不宣的笑了笑,沉默的看着。
      “绿藻头,快来帮忙做饭”山治忽然离开了门边,这样说道
      “啊?我又不是厨师,你这懒厨子”
      “被废话了,快来帮忙切菜,你要用什么刀?”
      “所以说为什么我非去不可啊死圈眉!”索隆听到刀,忍不住转头看着山治,整个身子却还是靠在门边上,一股说不清的慵懒性感。
      山治只是正色道“什么刀?要厨刀我帮你拿”
      “……自己的”
      说着却还是没动,山治准备起身去拿了。
      “我去拿”
      “我自己去”

      两人便开始忙碌起来,沉默着,只一些水声,和厨具碰撞的声音,却让人感到一种温馨。
     “你的手伤了?”将一切做好的索隆便坐在一旁,看着山治将他切好的食物下锅,顺便擦洗着刀。
      “才发现啊,真是迟钝。”山治说着挥了挥包扎过的手。
      “切,你这家伙”索隆看了看那手“……以后早点睡”
      “你才是吧,失眠绿藻头。”

     “所以说山治是因为索隆失眠而一夜未睡的?”乔巴惊讶的说道
     “是啊,后来早上厨师先生给你们做饭时便伤到了手”看到了一切的罗宾接着说道
     “那还真是……”乔巴依旧有些惊讶“没想到他们关系那么好,我还以为……”
     “是啊他们关系真的很好呢”罗宾浅浅笑着

日常中二


不要被痛苦麻木了神经,不要被庸俗掩去了阳光

深陷泥潭,心向自由

活着不是为了找到什么也许一辈子也无法遇见的人
更不是为了改变世界

是为了“回归”为了得到真谛后内心的永恒宁静

为了天边之云,为了林中之木,在人间流浪,流浪远方

  意识流……大概就是王写出的破碎的语句,从还未成为王开始到后来发生的惨剧。
  讲真大概没人喜欢这种文……但我就是想写(写正儿八经的文好难啊,不如开拖拉机☜其实拖拉机都不会)
  我我我下次一定认真写文!(划去)

【正文】
  想要拥有那美好的人
  无法触及的人
——————————————————
  不过一介武将
  他是那样卑微
——————————————————
  用力握紧便会破碎吧
  我眼里最灿烂的阳
——————————————————
  “脱下你的战甲”
  你太过于强大,我便似乎永远是个年幼的王。
  到我身边来,我的……将军……
  我想着,
  你却只是服从的跪下。
  “我不信任你的忠诚”
   我这样说了
——————————————————
   你的发是那么柔软
   眼中不应是痛苦。
   放下你的剑
   洗净你的戾气
   成为我的人
   如果你和你的发一般柔软。

 
 

ゆめ

完全的意识流产物,大概有点ooc,就酱w
——————————————
我,梦想着新世界。
在海上的奇幻旅行,也无法让我忘记我梦的归宿。
“ALL BLUE”厨师的天堂。
今天也跟着我们热血船长在大海中,冒险。
啊,海浪声还是那么悦耳。
娜美和罗宾也是那么美丽动人。
食物也一如既往的受欢迎,绿藻头又被船长抢了食物。
船长也一如既往的被扁了。
我才懒得再做一份送去,这是今天以来最不同的事了。
像是约定一样,到了傍晚时分,我们一船的疯子便安静下来。
看着夕阳,或是做些别的。
   今天的风向是自东向西的,于是烟也就直向摇摇欲坠的太阳,被染上了浅浅的金色。
   也许是我的烟飘向天空成为了一朵朵的云呢,偶尔也会这样想
   然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烟,随着气流缓缓散开,云,也悠悠着动了

   人们说啊,海,是冒险者的天堂。但那是梦啊。却总会实现的,就像我们的船长总有一天要当上海贼王一样,绿藻头也总会成为海上第一剑士,而我,还是海上第一厨师好了。找到天堂all blue。
   呵呵,去他妈的文斯莫克。
   老子只有山治这么一个名字。
   “圈眉。”一个该死的绿藻头这样喊到
   总还是不讨厌的啊,谁知道什么原因。
   打了脸呢,却也只为这么个不通情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