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衍舟

端午(原著背景)

提前的端午节贺礼,交党费啦,当然是无脑甜文……文笔粗糙,请多包涵(ps我是那个在群里一丝存在感都没有的析木



【特别调查处】

“诶!张局长您好您好!哦呦今儿个五月初五哪,我给忙忘了.....同乐同乐……也没什么,就那个事儿....”

一张三寸不烂之舌说遍天下无敌手的赵处长终于挂了电话,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沙发嘎吱一生哀嚎,吓得这么些年了胆子也没见长的郭长城,郭小鹌鹑从电脑后面颤巍巍的探了个头,确保安全又缩了回去。

“蹦,您继续蹦,蹦坏了正好换个真皮的,老娘都给您物色好了,4999包邮,七天无理由退货”祝红一龇牙,说道。

赵处长对此置若罔闻,在沙发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准备补个觉“小郭同学,到了5点钟叫我,我今儿个还得去接你们沈教授下班,他这老师学生过家家玩的可开心了。”

“....哦……好.....”郭小鹌鹑点了点头。继续小学生似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输着文件。
“好个屁,今天端午节,哪有学校上课那,评劳模都没我们这么积极,您可长点心吧赵处...”祝红指桑骂槐的奋起反抗。

赵云澜一听猛的坐起,一拍大腿“我说他怎么突然问我想不想吃粽子......你们继续,端午节没假别想了......我先走了,就说我和林静去现场调查了,不要太想我!”
反抗再一次被轻易镇压。
赵处长雷厉风行,话音未落人已飞出去“调查现场”了,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令人不禁拍案叫绝……
我们的祝红女士自是身先士卒,首当其冲,在郭小鹌鹑的迷茫注视下,一尾巴拍在了沙发上,随手给了它一个吻别。

【别墅】(不记得在哪了……

沈巍将屋子细细擦洗了一遍,新搬的房子他总要这样慢慢的熟悉,慢慢的适应,自那人离开,几千年放逐红尘,他亦陪了几千年辗转流离,因为各种原因有时便需要不断变换住所。于是他就这样,熟悉、适应,直到了如指掌,才觉安全。

做完这些,已近日暮,他打开了搬来的行李箱,箱子不大却还是空荡荡的,有几件衬衫,下面放着一个木盒,纹饰精美却太过老旧,铜扣金边皆有锈迹斑驳。里面放着笔墨纸砚,和一沓薄薄的宣纸。

“端午...呵...世人倒是懂得珍惜”

              良辰当五日,偕老祝千年。
              彩缕同心丽,轻裾映体鲜。
              寂寥斋画省,款曲擘香笺。
              更想传觞处,孙孩遍目前。

写毕,眼前浮现的却是赵云澜的模样,一颦一笑,一喜一悲......

“孙孩遍目前啊......你就别想了,这辈子算是栽咯!”赵云澜不知何时到的,看了一眼那清清秀秀的几排字,懒洋洋的靠在一边的实木柜上,眼中带笑,望着正搁笔的沈巍。

沈巍回望,不知何时,窗外已是夜色,成片的灯红酒绿难分彼此,化作一片的银河。他有些恍惚,眼前的人与那令他念了千年的昆仑神君,交织重叠又缓缓分离,忽觉心中温软,又似化成了一片弱水,耗尽力气也只托起这个一人。

他微微的低了一下头,又抬起头,那不染纤尘的眼望着赵云澜,喃喃道

“其实....我们.....可以试试”话音一落,屋子里顿时静可闻针落。

赵云澜面不改色,憋着喉口血,脑海中的岁月静好都炸成了烟花屑。修炼千年的嘴皮子卡了壳,只能干巴巴的吐了一句“.....我....槽...”

我们的沈教授更是红透了一张脸,三步作两步的迈了长腿走去,一把将赵云澜搂入怀中,将脸埋在他的肩窝里。

“ .....沈鸵鸟您就是把头塞进去了,话也收不回来,就说句话这么害臊还要学人家耍流氓,您不累啊”

年更作者的幻想产物,脑洞来源无聊网言,以下正文

这里是新世界,海盗们的梦幻之地,就是这样的新世界也存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岛。这样的岛上自然也会有酒吧——一个聚满了强盗和海贼的酒吧。

酒吧中也许放了音乐,也许没放音乐,但这是从没有人在乎的。因为这样的酒吧中从不乏恶徒们斗酒的噪音,什么音乐于此恐怕都是白废。但酒吧还是放了音乐,在已落了些灰的角落中还是能听到萨克斯之类无聊乐器的暗哑呻吟。
那种角落通常是无人想去的,但此时,那里却坐着两个人,两个男人。

“握不住的沙,就随手扬了它。”
唐吉诃德看着木制吧台上歪歪扭扭的字,常年带着弧度的嘴角更是夸张地上扬。

他没有穿那件可笑的粉色上衣。实际上,从海底监狱出来后那衣服便不知所踪。此时,他随意套了件衬衫,小臂搭在长腿椅的椅背上,斜斜的靠着,肌肉应施力而稍稍紧绷,单薄的布料便勾勒出他一向颇为自信的身材,说来倒是赏心悦目。这通过吧台小姐结成麻花的舌头和红成一片的脸,便展露无疑。

对此我们的克洛克达尔先生只有一句评价——骚包。
看来这样的评价倒是没有国界不分等级,也许究级理由是它的准确无误吧。

“咈咈咈,小鳄鱼。”安静了不到5分钟的大海盗又开始了日常闲聊。美其名曰:为增进同盟感情而进行的友好交流。

他一把搂住正安静抽着雪茄,欣赏那时断时续音乐的黑发男人。

那人与周围环境全然不合,若不是那横贯面部的伤疤和已被金钩代替的左手,他简直像是个被人绑架的落魄贵族。

显然,这个男人并没有“回访”我们大海盗的兴趣。

没有得到回应的唐吉诃德先生完全没有在意,得寸进尺的凑近他耳边:“有人让我随手扬了你。”说着轻咬了一下近于唇边的耳廓。

下一刻,他还未来得及收回的手臂便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咈咈咈,下手真狠,鳄鱼混蛋。”

他看了一眼手臂上被灼伤的那块皮肤,丝毫不怀疑若不是反应及时那伤便会出现在他脸上,想来自己也并没有戴眼镜。

“还真是有点危险。”他想,“但至少不会置于死地不是么?”

唐吉诃德还是收回了手臂,酒红色的眸子却直盯着克洛克达尔,没了那玩具般眼镜的遮挡,他的眼神简直像只野兽——赤裸而张狂。

“不要没事对我发情,鸟人”克洛克达尔看了他一眼,瞳眸金黄,似是高温下流动的古金,多年谋权,使他只一瞥便给人以震慑。

唐吉诃德爱惨了这双眼,或许若不是这样的眼,他也不会在他第一次参加七武海会议时便注意到这么个“天真”的家伙。但这世上也只有这么一个克洛克达尔,想来未免可惜,却也只能如此。

他突然觉得自己真的有些发情了……

“看来这个建议不太好”多弗朗明哥动了动手指,无形的丝线瞬间缠绕,其实只需几秒克洛克达尔便能沙化逃脱,但只这几秒便够了……

可能再见到他的那一瞬间他就想这样做了——不顾一切的深吻。似乎这样便能让这个无人留住的砂落于指尖,哪怕片刻......

“若他是留不住的,那便随他而去吧……”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在唇齿相依的瞬间



江湖债

好久没写文,笔生了不少,又是写古风,肯定会崩,凑合看吧嘿嘿(攻受随缘,更新随缘X(哦对了备注一下:顾迟是武当,百里元奚是华山)里面肯定会有很多瞎掰的事儿,权当搏君一笑吧
———————————————————————————

“听说你们欠了我派许多银子?”顾迟勾唇看着被脚下太极阵困住的华山弟子,小施轻功走到他身前,居高临下的抬起了百里元奚线条柔和的下巴,心中暗觉:“这人的品性好生辜负了这副好皮囊。”

“行走江湖讲究的不就是个“义”字嘛,这救人于水火,顾兄可谓是“大义凛然”呐。”百里元奚倒是不惧,打着哈哈就避开了那手,额角连半滴汗也未流,想来是无赖惯了。

“你...”玲珑坊灯火通明,映着顾迟因气不过而略压低的眉目更是流光暗藏,倒似那上好的黑晶石一般,百里元奚又移了移视线,见那衣袍无风而动,心道不好“这小道士还真生气了”

“哟!这不是百里少侠么!”故作尖细的女声打断了顾迟越发泠冽的杀气,他顿了片刻,闭上眼深吸一口气,收了太极阵,也敛了那一身杀意。

老鸨手持一把圆扇半遮着嘴眼中尽透着嫌弃,但碍于顾迟在场,脸上就还是那堆的满溢了的笑“今儿个又想找谁来替你付这酒钱呐?我们家居诚都拒了您多少回了,您哪,就别吞了铁砣似的寻这老道了。”

“唉,花姐姐您可别这么说,我再怎么着也不能欠了您债不是”......百里元奚开始动用他那三寸不烂之舌又是哭穷乞怜又是好话哄着的,一人愣是充了满场戏。倒是落得顾迟在一旁呆站着,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突然,一声鹰唳划破天际,只见一只雄鹰于玲珑坊上空盘桓着,发出几声长短不齐的唳叫。

百里元奚和顾迟皆是一愣

“楚香帅!”

老鸨也抬头看了看那白头老鹰,收了笑容,默默扇了扇那纹饰精美的圆扇,叹了口气便转头回了玲珑坊“姑娘们!给我把大门关紧喽,今日玲珑坊不再接客,各位公子少爷们快快请回吧!”

说罢便回头看着那徐徐闭上的大门“这江湖...不知还有几天安宁日子...罢...婆子我也老咯…”



百里元奚忽偏头看着正暗自思忖的顾迟,道:“怎么,你也是香帅的朋友?”

顾迟点头道:“是”

“那好说!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嘛,你都追我两天了,就行个方便,算了吧!”百里元奚一手搭在顾迟肩上半个身子的重量就压在他身上,倒像个多年熟识的好友,“诶?小道士,他莫不是在你被当作小娘子被人抢劫时救了你啦?”

顾迟嘴角微微抽动,右手成拳,聚气化掌,直拍向百里元奚胸腹处,百里元奚反应不及向后退去,却还是受了半掌。

“你还真下手啊!这么开不起玩笑?”百里元奚疼的直咧嘴,转而又像个没事人样的粘上来“好了,说真的,你是怎么认识香帅的?”

顾迟皱眉看着他,那眼巴巴的样子简直像是萧居棠前几日收养的流浪狗,他答道“我初入江湖,得香帅多次提点指教.....于我,他更似恩师一般。”

“嘿,我就说你像个江湖雏儿,还真是猜着了。”百里元奚环胸看着他笑道。

顾迟不屑“你这人,不过是早我几年,又有什么了不得的!”

百里元奚直接无视了他的话,自顾自说着:“说真的,此后你也别接着讨债的伙计了,八成是你师兄们逗你玩儿呢。
顾迟看着他那无赖样,又想到自己这两天的种种就气不打一处来,张口就道:“欠债便是要还的,你倒有理了不成?”

“话倒不差,可理却不通”百里元奚含笑看着顾迟,整个人还是那副德行,眼却是无比锐利,倒不像是在看他,像是透过他,笑瞰着整个江湖。“这江湖的债又怎是你嘴上一个字那样简单的?”


我不是..我没有..

我觉得我儿子真的帅

二刷继续沉迷红a
【I am the bone of my sword 】
【Steel is my body and fire is my blood 】
【I have created over a thousand blades 】
【Unknown to death 】
【Nor known to life 】
【Have withstood pain to create many weapons 】
【Yet,those hands will hold anything 】
【So as I pray Unlimited Blades Works 】
    永恒的黄昏,层云之中偶现巨轮转动,遍地黄土,而万刃成林
    其身独立于高丘,世人言“其常立于剑丘之巅,独醉于胜利之中”
    战袍鲜红,而其发已尽白,英眉亦是,其眸色一如其手中之剑,如钢铁般坚毅,却未有人能见其中苍凉
    “纵横无数战场而不败”
“其身,必为无限之剑制”
    “其无知己”
“只余无尽虚空”
     其身已为正义,无尽牺牲,亦无尽救赎
     万刃不能阻其行,万死不能止其心
     以身为其箭之骨,斩人无数,化作恶魔之臂,却亦为正义之友
    世人惧之,恶之,万夫所指,泣血,而亡
   “余,一生尽伪善之事,死,已无惧,盖,世无英雄,亦,无正义。”
    然,其一生,虽于死地犹不移半步。自生,向死,从一而终……
    故,其为英灵
   【EMIYA】

日常孤寂

明明每次心里呐喊的是
为自由而战
后来却蹉跎着
将自己纳入了牢笼

学业繁重
成绩难见好转
思索着瞠目难见的未来
背后一片冰凉
冷汗
是焦急也是不安

再不敢去看想看的电影
也不敢写想写的文章

身边既无亲近的朋友
更无知己
夜深时
便忍不住执笔写文

我一直是野草般的人
默默无名
却也坚不可摧
若以星星之火毁之
便还你一片火海凌云

我不知道
这样的生活会持续多久
也许会是一生


却没有什么可以绝望的
我还只是二八年华
生命之尹始

相信着
生命不是必然

总有一天
我愿
哼着歌,流浪远方
哪怕前方
天寒地冻,路远马亡